修仙日常第十四章 好运气

有点怕生
有点怕生 2018-09-27 14:11
来源:网络 收藏

01

终于轮到我出场了。

我站在怀远殿的擂台前,情绪复杂。

已经是圆华师兄与真凌较技后的第三天,圆华师兄消耗太大,无力续战,按照较技的规则,新入盟门派要战到最后一名参赛者才算结束。

正常情况下,很少有人能在擂台上见到6真凌,毕竟20岁前就能筑基的修士在南风郡太少。圆华师兄出身临县一座小道观,竟然能与真凌战成平手,擂台上两人显示的实力和潜能更是让整个南风郡各家门派都为之钦羡。

这两天来,不断有各门派和南风郡的名门望族来探望圆华师兄,我这几天在郡域网泡着也算对南风郡有了大致了解,但依然有很多来访之人我完全不知道背景实力。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实澄道友,能帮我一个忙么?”我直接去找了实澄,希望他能代我接待来访人员,有想见圆华师兄的一律推说病重不便见外客,想见我的则用我要以本门功法替圆华师兄治伤为名义拒绝,至于迎来送往,收礼回赠之类,我给了实澄足够的金箔,想来以他专职迎客的经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没想到实澄是个实诚人,没见过这么多金箔,嗫嚅着,“圆明道友,这么多金箔。。。是不是再找一人与我一起接待,我们两人之间也好有个监督”。

我笑了,实澄这人心性好、贪欲少,就是在虚极宫长期处于下位,谨慎惯了,没人管束着他都不会干活了。

“实澄道友,我信得过你,而且我原意就是把这金箔交于你帮我处理实务,结余的金箔都是你的”

哐当,实澄竟然晕过去了。

02

正是因实澄负责了我的大部分对外事务,这两天我才能抽时间认真研究真丰。

按照较技规则,修道之人较技的筹备时间可以较长,毕竟恢复实力需要时间,而修道之人,时间还是比较多的。

由于我们苍狗观这次只开了我和圆华师兄两个人,圆华师兄脱力昏倒后,尽管虚极宫有完善的医治队伍可以为圆华师兄疗伤恢复元气,但我们不想与虚极宫走的太近,我提出休战两天,待圆华师兄恢复后,我再出战。

在过往的较技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超过一天的战斗,毕竟再小的门派也不会只派两名弟子来出席入盟这种重大事件。

因此如华同意了我的请求。

其实圆华师兄真元浑厚,脱力之后,当天晚上就恢复了四五成,如果让外面那些世家宗派知道圆华师兄不但战力强横,恢复能力也这么惊人,恐怕虚极宫的核心长老也要来拜访了,到那个时候,实澄可不会帮我再拦客接访了。

我和圆华师兄,关起门来在屋子里研究真丰。

虽然没看到真丰出手,但从那天擂台下观众的反映看,几乎所有的人对真丰的态度都是害怕、忌惮或者是。。。。。不爽?

我到郡域网去搜索,收获很小,偌大一个郡域网,真丰不但是虚极宫的内门弟子,更是天南孙家家主的二儿子,人长得也不错,怎么连个讨论他的人都没有。

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我发现了一张道符,是一个低级留痕符。这郡域网上的道符,都极为廉价,但越是承载的文字清晰、意思准确,有声音甚至有画面,就越需要制符者法力高强。而这低级留痕符,能记载的字非常有限,据说不会超过140个。显然这个道符是一个道行低微的人所写。

03

“终于见到了真丰道长,帅气、强大,最主要的是渊博,跟禽兽有关的问题都难不倒他!!!我相信即使是凶兽,也会在他面前乖乖臣服、任其研究!!

听说他最近在研究人体构造,真是崇拜,作为一个屠夫,能与真丰道长合作,是我八辈子的福分啊,何况他还这么慷慨。今日刀快,谁来试锋芒!!哈哈”

看着这留痕符上的内容,我和圆华师兄大吃一惊,这真丰竟然是个,是个。。。。兽医?而且这个人说什么,他在研究人体构造??莫不是个疯子?

圆华师兄道,“虽未近观,但那天在擂台上我匆忙中也打量了一下这真丰,看着并无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越是这样,说明他疯的越厉害!”我说道。圆华师兄抬头不语,默想了一番,点头道,“有道理,但知道了这些,对比赛毫无帮助啊”

我伸着懒腰,懊恼地说道,“是啊,烦死了,这真丰不知道撞了什么瘟神,怎么所有人都躲着他走,这让我问谁去!!你看看,这郡域网上都是你跟真凌较技的消息和议论,还有人专门在呼吁你们俩结为道侣,真是热闹,可偏偏大家对一下场比赛毫不关心,真是活见鬼了。明天就要开战了,我还能到哪里去打探打探消息?”

04

正说着,实澄走了进来,“两位道友,真凌托人送来一件礼物”说着,他将一个乌木礼盒递给了圆华师兄。

“她怎么说的?”我问。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让人把此物交给浮云观。”实澄回道。

“那你为什么直接将礼物给了师兄?你是不是也觉得师兄和真凌之间会有什么事?”我笑道。

实澄微笑,“只是看郡域网上大家都这么议论,高手之间,惺惺相惜也很正常”。

圆华师兄正准备打开盒子,听了我和实澄的笑谈,愣了一下,摇摇头。

盒子打开,一股朽木之气透出,盒子里是一段黑色、粗如小指的树枝,光泽细腻,让这段木头如黑玉般凝润,“这是,”我感觉实澄的呼吸都粗重了,“这是云家的默玉!”

“默玉是什么?”我问实澄。

“默玉是云家的特产,整个南风郡只有云家的白莲池出产这种似石似木的宝物,据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即使对修士来说,也是疗伤圣药。这默玉产量极低,云家从不出售此物,因为真凌在虚极宫的关系,宫中每年才能有几段默玉。”说着,实澄竟然还咽了下口水。

“师兄,这真凌对你还真够好的。”我哈哈笑道。

圆华师兄有些为难,“可是我一心向道,并不想有此牵绊。。。。”

我又笑了,“师兄啊,人家只是送宝物让你疗伤,可没说要跟你有点什么啊?”

圆华师兄一愣,“哦,是嘛,那正好,我可以专注于修行,不理这些琐事”

“对了,实澄道友,你对真丰了解么?”我突然想到,真丰的情况可以问问实澄,就算他碍于身份不愿多说,也好过什么都不知道好。

实澄原本正笑呵呵地看着圆华师兄,听我提到真丰的名字,竟然打了个寒颤!

05

真丰现在我对面,病态白的脸上挂着莫名的笑。

我想着昨天实澄对我的介绍,心中开始打退堂鼓。

“真丰师兄么?真丰师兄是我们虚极宫名气最大的人。”

“哦,是么?实澄道友,能否将真丰道友的情况告知一二,毕竟明天我就要与他对战了,但在郡域网上也查不到真丰道友的情况,我连准备都没法做。”我苦恼道

“你当然找不到他的信息,真丰师兄的名号在天南道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根本不用人在网上介绍他,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也只有你们地处偏僻、不了解他而已”

“那这真丰为什么会这么大的名气呢?”圆华师兄好奇道。

“因为他是天南道盟唯一的一个兽医。”实澄说。

“兽医?兽医怎么了,兽医很常见啊,他是修道中人,是不是还能医治灵兽和凶兽啊,你们这么怕他,不会是他给野兽治病的手段很特别吧?”我随口说道。

“福德无量天尊,道友说的极是。一般兽医治病治伤,无外乎诊病开方,最多也就是正骨剃伤,这真丰师兄治起病来却经常开膛破肚、截肢刮骨,真真很妖魔无异。而且他这两年更甚一步,已经开始把医治野兽的法子用在人身上了,一些走投无路、病重等死的人还真被他治好了,但他用的法子。。。。”说道这里,实澄竟然声音颤抖了,“据说他还高价买尸,买回来之后大卸八块,说是要掌握人体构造才能更好地治病救人”

我和圆华师兄嘴里已经开始犯苦了。

06

“初次见面,在下真丰”,真丰在我对面,彬彬有礼。

我的脊背却冷汗入注,脑海中浮现着昨天实澄说道最后时,惊恐地脸,“据说,他曾经把一个死掉的人的心换了,那个人就活了过来,用的是,,,,是,,,,”实澄鼓了鼓勇气,“用的是一只风狼的心脏!!!”

实澄说完,我早忘了问他真丰实力功法的事,只觉得真丰就是个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

怎么办,跟他打么?

我握了握拳头,但一想到要贴近真丰进行战斗,腹中就翻江倒海的难受、恶心。

没办法,只好用那招了!

我下定决心。

这时,真丰举起右手,冲胖大修士挥了挥,“如默师叔,我认输”。

我愣在原地。

全场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