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字的江湖里草长莺飞

芳草依依然
芳草依依然 2018-12-16 10:10
来源:网络 收藏

那时,我正青春年少。

欲知未知,似懂非懂,而你就在混沌中向我走来。没有飞沙走石,也不见刀光剑影,只有漫天流云,飘过我的头顶,又似瀚海滔滔,溅起一两朵浪花。那是宽广无垠的一马平川,也是山岩悬空的幽谷峭峡,你时而骑上白马飞驰而过,时而又沿着小路踏歌而来。

在惊鸿回瞥的一瞬间,我已被你摄了魂魄。只是痴迷,只是沉醉,尚不识深浅,更不知轻重。仿佛朗朗夜空里的皎皎圆月,柔柔地映在我的心湖里,泛着鳞鳞的清辉,时明时暗,时聚时散,把岁月的波纹一圈圈慢慢荡开,又一层层轻轻收拢。

你只低眉颌首,无视过往的喧嚣;我便屏息凝望,唯恐惊扰你的吟思。在诗意的孤独里,你是彼岸那株年年染绿的临风玉树,我只借风遥寄那一湾寂寞,向你喃喃低述,虽然,你并不曾听到。

有雨的夜晚,你是我手中的一卷旧笺,墨香犹在,雨滴天明;风起的时候,你成了一曲绕梁不绝的浅唱,声声在耳,携风飞扬。

那时,青春年少的我,为你愁肠百结,暗洒闲泪。

我不知那长着桃红柳绿的长文短句,也会风雨无情,伤痕累累;更不知那开满风花雪月的字里行间,却能暗藏杀机,见血封喉;我只知道那且歌且吟且哭且笑的反反复复,有着无与人说的欢喜烦忧,犹怜自存。

行走在文字的江湖里,是谁在反弹琵琶,呼啸沧桑?又是谁在舞剑弄箫,汹涌乾坤?我只甘愿是那荒野的蔓草,轻轻缠绵着你伟岸的枝干,兀自开着小小的花朵,在你偶尔的回眸里摇曳。

其实,爱上你,便是爱上了寂寞。多少次梦回午夜,有寂寞合衾相拥,思绪绵长;多少次独上西楼,有寂寞侧耳聆听,千迥百转;多少次清灯诵读,有寂寞纷至沓来,挥之不去;多少次扼腕轻叹,有寂寞悄然眉间,青丝霜白。

而我无怨无悔,心底坦荡,快乐着你的快乐,悲伤着你的悲伤。当你匆匆来到我的身边,可曾细听到我似水的轻唱?当你默默走过我的眼前,可曾感受到我如灼的目光?

你还是你,我却早已不是我。有过青葱岁月,花样年华,也有平淡日子,蹉跎时光,但那一颗为你律动的心,总是难以忘却前尘,不舍旧缘。于是,把所有的苦乐悲喜,虚实沉浮,打成字,写成行,做成文,放在你必经的地方,等待你的到来。

而今,韶华渐失的我,依然为你执迷不悟,爱心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