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饿

木子木
木子木 2018-07-02 00:54
来源:原创 收藏

小时候,我从来不知道饿的滋味,每顿饭,都是奶奶端着碗跟在我身后面满屋子跑,等到我玩累了便喂上一口,我的小脸就是这样被喂得圆滚滚的。有时看到白花花的米粒倒入泔脚桶,我并没有心痛的感觉。

直到有一回,我参加比赛完从上海回来,遭遇了大堵车,错过了饭时,我这才深深体会到饿的滋味。

那一回,我去上海参加比赛,细心的妈妈想把一包点心塞到我的包里。“妈妈,我又不是去野餐,带上这些点心人家会取笑我的!”任性的我拒绝了妈妈好意,我的执拗也只好让妈妈放弃了。

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顺利地到达了上海,参加完比赛,时间差不多已是响午,我们立刻上车返回,这时我并没有感觉到饿,但不久我发现我错了。

高速公路仿佛永远是走不远的,饿意却一点点的涌了上来。突然车子停了下来,我抬头往窗外一看,前面是长长的车队,后面也是长长的一队车。“堵车了!”司机师傅言简意赅,在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后,拉开了车窗,开始抽烟。

我顿时一阵眩晕,此时已近12点,我的胃部早已经开始向我发出信号,为我的不进食而连连抗议,空无一物的肠子也响声大作,一阵又一阵地传向胃部,涌上饥饿空虚的感觉,胃里仿佛住着一个邪恶的小精灵,手持着一根锋利的长针在左戳右刺,尖锐的疼痛感传来,我的咽喉泛起阵阵恶心,整个人感到虚弱和疲惫。我拧开矿泉水瓶,“咕咚、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水,期望能够缓解一下饿的感觉。胃欢快地接受了水,以为它们是食物,然而当它发觉被欺骗之后,饥饿的怒声就更响亮了,我只好坐在位子上,无奈地等待着堵车的结束。

腹中空空,脑中清醒,我不禁想起了平日里被我没有动几筷子就被倒掉的饭菜,它们不是因为不太合我的口味,就是因为我急着要吃那些重味的零食而被残忍的倾倒,我忽略了这些米饭背后“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的农民们;我的脑海又浮现起那些我在网络看到的非洲饥饿难民们的照片,那时候我只惊讶于他们的瘦骨嶙峋,而现在我真实地体会到了那种被饥饿折磨的痛楚。我的心中充满着愧疚,以前的我竟是如此的不懂事、不珍惜粮食!

那天回到家,已近3点。我捧着米饭大口大口地吃,急于填充胃部的巨大的空洞。当香软的米饭从我的食道缓缓滑下落到胃里的时候,我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好的感觉。

从那以后,我变了,上初中之后,那些爱美怕发胖的女同学更是惊讶于我吃饭时候的“三光”,我也因为“饭光”、“菜光”、“汤光”而被她们好奇地称为“三光司令”。

我知道她们为什么会这样地惊讶,因为她们或许并没有体味过饿的痛,自然也感觉不到粮食的珍贵与腹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