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召开宣判大会:是一堂必要的社会普法课

力量时评
力量时评 2017-12-17 15:08
来源:搜狐 收藏

文/马进彪

2017年12月16日,广东汕尾、陆丰两级法院联合在陆丰东海镇体育广场召开宣判大会,现场有多位民众围观。宣判大会对赖木龙等12人进行公开宣判,其中10人因制贩毒品、抢劫杀人被判死刑,宣判大会后执行。据陆丰市人民法院12月12日发布的公告表示,公民可以到场旁听。(新浪新闻12月17 日)

对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到底该不该公开宣判,对于这个问题社会一直都存在着争议。大部分人认为,社会有必要对他们公开宣判,因为这是法律的正义行为,只有在这种万民关注的氛围中,法律的威慑力才能得到最大发挥,这会让更多人明白,法律是不可僭越的红线,谁僭越了法律的正义,必然就会受到法律的严惩。而召开宣判大会,在法度内公开犯罪分子的对社会的危害情况,和法律对之相应的严惩,这本身就是对社会正义的强力维护。

同时,也只有在这种万民关注的场合上,法律具有的维护社会正义的价值取向,才能得到最大化的彰显。这会让人们明白,法律并不仅仅是一纸文字,其实,在法律的各项条款中,无不透溢着对社会正义的解读。法律是所有社会成员共同达成的社会正义契约,其中有你有我也有他,大家对社会正义的诉求,只有在法律实践中才能得到回馈。而回馈的方式,也不仅仅是一纸公告,它应当有着触达人心的更好方式,而召开宣判大会,这本身就是法律正义与社会诉求之间的最好回馈与最大互动。

但也有一些人认为,召开宣判大会是对犯罪分子权利的侵犯,因为犯罪分子也是人,他们同样应当享有与他人毫无差别的权利。而一旦召开宣判大会,就会使他们的个人信息曝光于天下。但这样的认为不妥,第一,宣判大会公布的只是他们的基本信息,其中并无与法律宣判无关的个人私隐。第二,“宣判大会”并不等同于“审判大会”,二者在法律层面有着不同的定义,而宣判大会仅仅是将事前已经形成的审判给果以大会的形式公布出来,它本身并不会加入新的无关内容,因而,就也不存在犯罪分子个人所有信息曝光于天下情况。

而从另一个层面讲,犯罪分子确实必须享有应当的权利。但法律判决的过程,并不仅仅是给予刑事判决的简单结果,它还有着对社会其它成员的安抚责任,它要让人们从中感受到权利与义务的公平性,因而,法律判决过程,其实本身还是一个权利重新划分界定与权利重新调整配置的过程,其中,有对某些权利的依法收回,也有对某些的依法剥夺。

大家都会在法律判决过程中听到过诸如“剥夺政治权力”等类型表述,这就是对罪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依法剥夺,当然,可以剥夺的权利不只这些,而这其实也是法律判决结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在法律判决结果生效的同时,原有的权利也就不可能完整如初,这是公民权利与犯罪分子之间应有的权利区别。而如果说,一个犯罪分子与一个守法公民享有完全相同的权利,那其实就是对守法公民的最大不公平,因此,法律绝不会做出这种伤害守法公民的事。

在任何公平的社会中,社会成员都享有应当享有的权利,但同时也要承担必须要有的社会义务,社会权利与公民义务之间,从来都是对等的平衡关系。社会中既不存在只承担义务而不享有权利的人,也不存在只享有权利而不承担义务的人,这是法权正义的社会基础。而对于这些罪犯来说,他们并没有遵守社会的法律,而且还给社会带来了巨大危害,这就是没有承担做为公民应有的社会义务,因而剥夺他们一定的权利是必须的。

因此可以说,广东召开的宣判大会,既彰显了法律应有的震慑力,也对社会表明了在法律层面权利与义务的对等关系,因而,这其实也是一种更高层面的法律实践,同时,更是一堂不可欠缺的社会普法教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