侥幸常存

风云叟
风云叟 2018-09-27 05:43
来源:网络 收藏

半天工夫,金生把房子、车子全输给了同伙。为了翻本,中午时,他以旅游为名给妻子淑英打电话,几个小时后,就把妻子从二百多里的乡村哄了来。淑英刚到棋牌室,他就把老婆押了上去,只一盘,又把老婆输给了赌友。他无奈,又哀求妻子给岳父打电话,让他带上妻子养猪存的十万元死期存折火速来赎淑英。

妻子哭得如泪人,骂丈夫金生:“你个孬种,说是让我跟你去黄山旅游,谁知来到成了你的赌注,进了魔窟!你好狠的心!我这一年,累死累活养猪挣几个钱,你在这花天酒地,耍大钱,赌博玩刺激!这下好啦,房子,车子,连我也成人家的啦!我当初真瞎了眼,嫁给你这个没人性的东西!”

深夜两点,金山俱乐部老板对金生,象对丧家犬一般,命保安把他扔到大街上。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对面的一条流浪狗吓跑老远。

金生对着俱乐部大门方向破口大骂:“一帮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等老子赢了大钱,把你的俱乐部买下,老子当老板,看谁敢下眼瞧你金生大爷!”

此时,他上身精光,只穿裤头在街角昏黄的路灯下,蜷缩一团。几个乞丐围着他戏笑。

他没了家,也没脸向亲友求救,唉声叹气,怪自己手背走霉运,生与死成了他脑中斗争的焦点。他想死,又下不了狠心;想活,又无路可走;当乞丐,丢八辈子人!“怎么办”这三个字,他想了百遍,念了千声。

“金生,你个孬种,我女儿呢?”

“爸,您来啦,您女婿没本事,让您太老远半夜赶来,受连累操心。我没脸,对不住您,对不住淑英!您一定要救淑英!你别管我,让我自生自灭!”金生抬起头,看到风尘仆仆的岳父,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狠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消声匿迹。他一扫往日的威风,不敢正眼看岳父,又低头看地,双臂搂腿,蜷缩成一团。

岳父上前狠狠照金生身上踢几脚,他险些跌倒,喘着粗气,问道:“我闺女在哪?今晚我就领走,明白离婚!”

“在金山俱乐部老板那,你带钱了吗?”

“有,淑英给我打电话,让我找到存折,我找熟人从银行全部取出来赎她!这是她一年养猪赚的,辛辛苦苦,没明没夜,你可倒好,一年到头,一回你也没帮过她!一天时间,你就把淑英一年的血汗钱,全打了水漂!还把我女儿也赌上。你真坏了良心!丧心病狂!真是疯了!以往,听淑英说你好赌博,你每次回村,我都劝你,你口头应承,就是不改!这下好了,与乞丐成一家了!”

“我,我,我想多赚点,怕淑英说我没本事!谁知我这么倒霉,手背!爸,你先别赎淑英,他们不敢咋着她!把钱给我,我要翻本,只要赢回车子,房子,赢回淑英,再捞很多很多钱,回家就老老实实过日子,以后我永不摸牌,再摸牌你把我手剁掉喂狗!”阿三跪在岳父面前,声泪俱下,象个孩子。

岳父大笑三声,丢下一句:“好狗忘不了吃屎!”他头也不回,去赎女儿。

金生在岳父屁股后如乞食骨头的狗撵了十多步,觉得无望,更觉无趣,转身重回街角。

几个脏兮兮的乞丐又围住惊扰了他,令他大为光火,对着几个乞丐跳起来又打又骂。

乞丐一哄而散。

他又头拱裤裆,做起他的黄粱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