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小抄9:观察者就是所观之物

晨林归心
晨林归心 2018-12-17 00:41
来源:网络 收藏
1.我们必须了解或者学习这个自我,这个带着它所有的记忆、焦虑、恐惧、野心、腐败和欢愉的“我”,这个把它自己和“你”分离来来的“我”,以及这个带着你的“我”而把它自己和别人分离开来的“你”。

这句话非常拗口,又你又我,又我的你,你的我。看了好几遍才捋清,一个重点就是,整体,不可分割,无论是哪一个部分,都是自我的一部分,都是这个“我”。因为有划分才有冲突,我们常常容易冲突是因为划分了很多个我。

在心理学里,常常因为要把很多问题研究的很细致,就很喜欢在自我这里分各种不一样的“我”。像本我超我自我,像社会我心理我,像高我小我,不同流派不同理论都有各种不同的划分。

确实开始的时候,有这样的划分会比较有具象地了解,但学久了,如果只是懂划分不懂整合,还是不行。容易把自己的一些东西标签化,其实反而是更执着在这些划分里面了。所以不要掉进这个陷阱里。

2.要想学习你自己,必须要如实看到你自己的觉察力,而不是看到你想成为的样子,它不会企图改变你的实际的样子。因此,所有告诉你应该怎样做或者如何研究自己,了解自己的权威都没有任何有效性可言。

这个如实看见自己的觉察力,真的不是这么容易。从小我们就已经被熟练如何去满足身边人的期待,也已经习惯把很多角色的期待加在自己身上。你原本的样子,可能已经被各种“面具”掩埋了,要重新找出来,这个去掉层层面具的过程其实会很痛。

因为你要不断去分辨哪些是别人加给你的,哪些才是自己真实的,而要推翻你一直以来相信的东西,要撼动如此牢不可破的位置,对你而言本身就是巨大的挑战。

我自己的一个体验就是,我小学数学非常不好,字也写的好难看,又比较顽皮,算是老师都很头疼的学生。我妈是放养式的,也不会过多过问,但其实我自己是很喜欢读书,很喜欢上学,很喜欢研究各种不同的知识,但那时遇到的老师,偏偏就是不太懂鼓励学生的,反而会给你下很多标签,老跟我妈投诉,说我这样下去初中都可能很困难。

然后我就看着自己的成绩越来越差,因为已经被分类成差生。还好我妈不太相信老师的话,反而跟我说,你喜欢怎样学就怎样学。

可能就是老师都放弃治疗了,好像也没有故意针对我,没有放太多“关注”在我这,我反而可以更轻松的去看自己喜欢的。好像慢慢对那个所谓的标签没有了意识。

后面莫名其妙的,自己就突破了很多的难题,成绩就上去了一点。而刚好在五年级换了班主任。那是我最为转折的一年,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她挖掘了我的强项。顿时就是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了。后面还帮我找一位比较经验老到又耐心的数学老师帮我补课。最后初中虽然是电脑派位的,但考试也算可以,分了个比较好的班级。

其实这里面,究竟真实是什么?我的潜能或者我的优势劣势在哪,是由什么决定?是不是因为一个看见你优势的人就能决定?还是一个不断打击你的人能把你淹没?

这些都是外在的条件,关键还得看你对自己的了解。当然那时候这么小,就比较难看清自己,但慢慢长大回过头去看,就会觉得很有意思。其实至今我都有个小阴影,就是老觉得自己数学很渣,尽管已经过去这么些年,断断续续也拿过数学的第一,但这种评价还是不太这么容易就洗掉。所以不要轻易给别人下标签,不要轻易去评断别人,当然对自己更是了。

所以要如实的看见自己,把层层外在的保护膜撕掉,需要很大的勇气,无论最后你看到的是好是坏,那都是真实的自己。

3.当你观察时,你会发现观察者就是所观之物。它们两者并不是分开的,因此,矛盾是没有意义的,压抑和控制也是没有意义的。它们两者是同一个东西。

这句话是今天最受用的话。观察者就是所观之物,愤怒的人就是愤怒本身。当你愤怒时,你如果不承认这是你本身的一部分,你想控制它,压抑它,结果只会令自己越来越分裂,你要产生另一个或许暂时称为平静的自己去对抗这种愤怒,或者理智上去压抑,不允许它出现。

只要你这样做,你的愤怒就很难真的被观察到,而且内在的冲突会越来越大。只有当你如实的看见,我就是愤怒本身,你才能从根源去接受面对,进而转化。

后面关于秩序跟纪律,其实也有挺多的想法,但先不说了,留着下次吧。感谢阅读。夜梦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