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我的后花园

子新
子新 2018-12-16 22:07
来源:网络 收藏

其实我的后花园一直都在,她静静的躲在一片拆迁地后面,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当然那些年我不属于她,她也不属于我。

妻在北京的时候,我们周末总会学着杨绛和钱钟书去探险,近的走着去,远一点就骑单车,再远一点就公交车,周围大大小小的公园,曲曲折折的林荫小路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从春天到夏天。妻南下工作后,我一个人也就失去了那份兴致,只是跑步每周末仍在继续,一个人吹着周末舒缓的小风,看着周围熟悉而变换的风景,想着似有似无的心事。

是十一从老家回来后的第一个周末,准备晨跑打开手机地图,第一次意识到了我有个后花园,循着导航路线跑,越过那片废墟,跨过高铁和高速公路,然后再是一条尘土飞扬垃圾遍地的公路,出现了一条静静的河流,沿着小河向东,就这样与我的后花园邂逅了。

第一次相遇,迎接我的是一片向阳的三色秋花,在公园的东边,沿着小河两岸,极目望去,一片接着一片,红的,粉的,白的均匀的相间,每一朵都用尽积累了两个季节的力量努力张开花瓣,仿佛是一个个亭亭的女子,踮起脚尖,探着头,闭着眼睛享受着秋日的晨光打在清秀面庞的温暖,冷冷清清,而又风风火火,给这个草衰叶黄的季节增添了一抹生气。她们为何选择秋日里默默绽放,大概不愿意争芳斗艳吧,每朵花都是适合自己的土壤,都有自己开放的季节。

“花开自有心,何须美人折”,是否多多少少包含着落寞呢?有心的绽放,却被我无心的邂逅了,应该也可以算是美丽的花事吧,后花园应该等了我很久,不然何以如此惊艳的方式迎接我,我错过太多,想象她的春,她的夏,只能待来年了,不过幸好,还有秋和冬两个季节。

至此我每周都来,都次都有新发现,每次她都给我准备一方特别地景致,我们共同虚度着一到两个小时的光阴,她大度默契地包容卸下我所有的疲惫,然后再给予我爱和力量,以继续下一周地工作和生活。

第二次我发现了一条曲折蜿蜒地木栈道,一直延伸密林深处,正值秋风萧瑟,落木纷纷,每过一周,树干就孤独一分,地上黄叶就多了一层,树生于此总是幸运地,风虽无情,落叶有义,别而未离,那么多个冰冷地寒夜,虽无法拥抱,至少可以含情对视;不像马路上,叶子华丽丽地抖落下来,很快被清扫干净,叹“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舞”,但再多的深情和眷恋都敌不过一天一夜。

一天清晨,秋阳温和,天朗气清,万里无云,在木栈道边,一个女孩子寂寂地席坐在草地上,阳光静静地洒在她披肩的长发上,发散出金色的光芒,清风摇曳着黄而未干的芦苇。“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问声渐悄,多情总被无情恼。”今日所遇大概与苏子当日相似吧,我想驻足享受这美丽的风景,好奇她或许有的心事,生怕打扰,亦有担心苏子般被无情恼的尴尬,未敢长时间驻足,只是轻轻而过,估计她始终未知自己竟成了他人靓丽的风景。

之后每来一次发现叶子少了很多,几场蓄谋已久的北风过后,碧树尽凋,芦苇枯而未败,依旧笑西风,接下来湖水被冰封,萧条却圣洁。现在回想,我参与了她的一个季节,却记不起山是什么时候变黄的,树叶是什么时候掉的叶子,什么时候掉没的,只是拿开始邂逅那一刻和此时此刻对比,人是物非,只得感慨你参与过其繁华褪去的过程,却依然没有认真去观察过,体会过。时光飞逝,我们只记得一颗树变绿和凋零的两个时刻,谁又会去凝视一颗树的过程,去感受她的春夏秋冬。

天气越来越冷,去后花园的人越来越少,只剩下我两独处未必是坏事,而后花园慢慢真成了我的后花园。

这样的邂逅感觉梦幻一般,因为你绝对想象不到就在那片废墟后面,熙熙攘攘喧嚣的五环路边上,竟然安静地等待着一个后花园,湖光山色,木桥残荷,轻风芦絮早已备好,足够安放整个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