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高的心灵选择 ——谈悲剧之美

幽星人
幽星人 2019-11-01 22:28
来源:爱提网
崇高的心灵选择 ——谈悲剧之美

作者:江苏一考生

令现在的大多数人感到奇怪,我喜欢读莎士比亚,尤其是他写的悲剧。

什么是悲剧?1922年,冰心先生在上海的一次演讲会上说,悲剧意味着自由意志的选择。二十世纪初,正是我们国家民不聊生,兵连祸结的时代,有识之士纷纷塑造英雄人物,以唤醒我们的民族,而英雄人物的文学承载,就是悲剧。

文艺作品的美,单就语言与表达技巧去分析只能流于表面,本质的美在于引起“观众”心灵的震撼。悲剧的美也不在于情节以及演出时的舞台效果,而存在于它给了我们怎样的心灵交汇。悲剧所塑造的人物形象是崇高的,他们的崇高,其全部力量就在于在艰难的抉择面前,在他们崇高人格的支配下使他们的自由意志选择了崇高。虽然他们可能失败了,倒下了,但他们,包括我们,都可以无愧地称之为崇高,这也就是我所认为的悲剧的美之所在。

我们的人生中,不一定每一次抉择都要为道德所支配,但我们必须把它作为一个前提,登山者的最后走出困境本身是崇高的,他冒着成为一个悲剧(两个人都冻死)的危险而伸出援助之手。即使他救了人还是没能走出困境,那个悲剧也可以被标准地定义为崇高。我们作出心灵的选择,也就是用一颗纯粹的道德良心去思考时,不论我们是否走向一个悲剧,我们的选择都是崇高的,我们不论从道德意义上还是从纯美学意义上(这一点可能会流于形式)都是崇高的。

悲剧只是选择后的一个结果,但我个人从心理上讨厌风花雪月的团圆,因为它已经饱和了。这几年的电影中,《生死抉择》是很不错的,尽管最后归为正剧,但本质上从美学的观点出发,它是悲剧。是人物结局悲惨吗?是社会境况悲惨吗?都不是,只因为它塑造了一位崇高的共产党员形象,它支配了并正确地选择了自己的未来,尽管家庭散了但人更伟大了。

现在文艺中,个人成分多而英雄人物少,成功人物多而悲剧任务少。正如马克思所说,一个民族需要传奇人物,也需要悲剧人物。我们国家需要生死关头不怕牺牲的英雄人物作精神的支撑,需要“难酬蹈海亦英雄”的崇高选择。如果我选择,我宁愿“刑天舞干戚”,而不选择“结庐在人境”。因为这是我用纯粹的道德良心作出的心灵选择,哪怕是悲剧,也是美的,更无愧于世。

【简评】
这是一篇理性色彩较强的美学短论。作者运用文艺理论,从“悲剧意味着自由意志的选择”切入,阐述了“心灵选择”与悲剧美、崇高美之间的关系,紧扣题意,见解深刻。特别是文章两次提到“用纯粹的道德良心”作出心灵选择,朴素的语言显示出立意的高远。文章善作对比论证,作者对“风花雪月的团圆”的批判,对“结庐在人境”的否定,进一步强化了作出“难酬蹈海亦英雄”、“刑天舞干戚”般崇高选择这一立论。对电影《生死抉择》的评论及结尾处作者站到国家利益高度郑重作出的心灵选择的承诺,都使文章具有强烈的个性色彩和时代特征。冰心、马克思、周恩来、陶渊明等人的诗文信手拈来而又无不贴切自然,显示出作者广博的知识面和较为深厚的文化底蕴。
(曹津源)
标签: 崇高 心灵 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