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茶花女到戴安娜

幽星人
幽星人 2019-11-11 17:14
来源:爱提网
从茶花女到戴安娜

福建厦门集美中学高一(2)班 何凝

读罢《茶花女》,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戴安娜王妃——同样雍容高雅,同样在魅力四射的年龄香消玉殒,同样引来无尽的嗟叹、惋惜。想来,造物主也够神奇,在短短的150年间,居然为世人奉献了两个玫瑰色的童话。

别以为小仲马笔下的“茶花女”确有其人,而且曾是小仲马的情人,就生活在19世纪的巴黎,她的一生,是骄奢淫逸的巴黎社会的一个缩影。透过小仲马的笔触,我们可以感受到她的呼吸,聆听到她的心跳,甚至让她的眼泪沾湿了我们的衣襟。那种真实的感觉宛如当日戴安娜魂断巴黎后,报纸、书刊、电视、广播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充斥我们的视听……

茶花女与戴妃,一个是繁华都市里的名妓,一个是尊贵宫廷中的王妃;一个只是被上流社会当做茶余饭后消遣的人,一个却以慈善心肠赢得世人的尊敬。然而相对于所处的时代,她们都是叛逆者。茶花女本性善良,天生丽质,渴望柔情,然而生活迫使她坠入风尘,长期处于闹嘈中,促使她喜怒无常,过度纵欲,导致了她的早逝。她风度翩翩,雍容华贵,又从来视上流社会如无物;她无所顾忌,纵情大笑,不留情面地给权贵以难堪;她曾陷入骄奢糜烂的生活中不能自拔,也有抛开一切繁华,隐居宁静乡村的勇气……她视爱情如生命般严肃,甚至以死来祭奠这种情感:这种勇气,正是“茶花女”和《茶花女》一书熠熠生辉之处。而戴妃的背叛的,并非一个时代,一个社会,也决不是简单的一个宫廷,她反叛的是残余至今的标榜着“上流社会”的礼教!她把患艾滋病的儿童抱在怀里,她在查尔斯“围城”外自由地寻找真正的幸福,她对保守的皇宫贵族发射了一支支利箭。

如果说,茶花女的死,是对当时骄奢无耻的社会的鞭挞,那么,戴妃的死,则照出了“现代文明社会”的尴尬。茶花女一死,引得“法兰西折枯了全巴黎最壮丽的花园里的花枝”(Jule Janin语)。人们以她为论点,感叹“佳人不再有”,她的精神,有小仲马著书传颂。那戴妃呢?纵然也有一亿玫瑰的花费,也有传媒推波助澜大唱悲歌,然而,计算一下各大传媒由此得到的利润,难道你不心存疑问么——谁才是真正的得利者?别忘了,戴妃是被小报记者间接杀死的,她本身就是争名夺利的传媒大潮流的牺牲品!仅仅是传媒吗?我看未必,君不见步传媒炒作热潮后尘后的,还有大批粗制滥造的戴妃T恤、戴妃邮品、戴妃传记、戴妃光碟……茶花女走了,她毕竟还有小仲马的《茶花女》为她捍卫尊严,而戴妃呢?

读罢《茶花女》,我为玛格丽特哭了;想起戴安娜,我却再也哭不出来!
(指导教师:陈俊巧)
标签: 茶花女 戴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