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父亲

幽星人
幽星人 2019-11-06 01:27
来源:爱提网
父亲

作者:浙江慈溪中学高二(9)班 周小叶

父亲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干涸的形象,我想这是因为我和父亲都是感情内敛的人。我们都习惯把爱埋在心里,不轻易表露。18年来,我一直有一种错觉。因为这错觉,将父亲和他的笨拙的爱忽视了整整18年。

18年,父亲爱我的惟一方式是拼命地赚钱。很小的时候,父亲也曾像宝贝似的宠过我:用他的大大的脚趾夹住我的小脚,用他的很大很硬的脑袋碰我的小小的脑袋,用他坚实的肩膀撑着我小小的身躯走在路上……然而这宠爱实在太短暂,短暂得几乎让我不相信它曾存在过。当我一上学,一切便排山倒海似的改变了。父亲和我之间变得越来越冷,父亲似乎越来越不关心我。

小学时,父亲从没去学校开过家长会,也从不送我去上学。只有惟一的一次:中午下了很大的雨,母亲说:“雨这么大,让你爸送你去吧。”于是,那天中午成了我一生中惟一的一次由父亲骑车送我去上学的中午,再没有第二次了。初中时,父亲不知道我在哪个班,不知道我的教室在哪里,不知道我的班主任是谁,从来没有到学校去看过我,或是向老师询问一下我的情况。每次开家长会,父母总是不去,而张杰的爸妈总是两个人一起去的。班主任总是埋怨:“你父母怎么这么不关心你?”我很不好意思地笑,我也不知道,不理解是为什么。父亲没有问过我的学习情况,只有一次:初一的其中考试我考了全校第二,父亲说:“运气好而已,期末考试肯定没这么好。”我不服气,说“我一定能保持的”。父亲笑着哼了一声。结果是我不但保持住了,而且进步了。父亲还是用他一贯的带有点嘲讽的语气说:“有什么了不起的。”父亲很少肯定我,对于我得到的成绩他总是一贯地用那种语气来评价。这种态度让那时的我很伤心,我觉得他一点都不欣赏他自己的女儿,不然怎么会连一点点的表扬都不肯给。于是我渴望独立,渴望有一天真正地长大离开家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相信自己离开家能活得更好。

走进慈中的时候我没有感到一点点离家的愁绪,也并未意识到这意味着我要离开家——也许是永远地不再回去了,甚至带着一点解脱的欣喜。父亲没到学校来过,我也从未要求他放假时帮我搬东西,这些我自己早已 能做到。看着别人的父亲亲亲热热地和孩子吃饭,我脑子里闪过的却是五六岁时和父亲在一起的画面,这种亲昵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觉到,很久很久没有温习了。

和父亲远了,却一天比一天更多地感受到父亲其实给了我很多很多。他的放任给了我多少别人没有的东西。在我的同学向父亲撒娇讨奖赏的时候,我已经不得不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文理分科的时候,妈听我说选文科非常生气,父亲却淡淡地说:“随她去吧。”他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肯定我,但他的淡淡的口气却藏着对女儿的信任,父亲一定是相信:女儿长大了,女儿一直都优秀,她应该有能力决定自己的生活,并且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我突然明白了父亲这些年来对我的事不闻不问的一片苦衷,他们希望我自由地伸展自己的理想而不受太多的束缚,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很早,父亲就认为他的女儿已经长大了。

和父亲在一起还是没有很多话可以讲,但是我却开始一点一滴滴收集和父亲在一起既沉默又幸福的时光。有一次回家时我坐在桌前看《生活的艺术》,父亲进来后拿了本《读者》看。那是晚上,黄色的灯光很温馨,我们一起在灯下看,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我却觉得这一刻我和父亲靠得最近。
标签: 父亲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