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眼无处不风景

幽星人
幽星人 2019-11-09 21:35
来源:爱提网
诗眼无处不风景

作者:茹喜斌

韩愈在游洛阳惠林寺的《山石》中诗云:“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当流赤足蹋涧去,水声激激风生衣。”在韩愈眼里,那一座普普通通的惠林寺竟是人间最美的地方,因而就“人生如此自可乐”,也“安得至老不更归”了。掩卷沉思,难道惠林寺就真的这么迷人吗?进而思之,这当是心存美意而诗眼无处不风景的缘故啊。

风景当然美丽。或花或草,或山或水,或云或雾,或长河落日大漠孤烟,或“横看成岭侧成峰”,或“疑是银河落九天”,自然是醉人得很。但我以为这美又出自于诗意的眼光,也就是出自于性情和心灵,自然景观无不是心灵风景的载体。因而,在诗意的眼光里,即使一丛纤纤的小草,也摇曳着日月的光华;即使一座低矮的山岭,也凝聚着历史的神韵;即使一条窄窄的小河,也流淌着历史的回声。以诗意的眼光去品味自然,靠的是学识素养性格的修炼和艺术的视野,而决非车轮舟楫的迅疾,身居要职的显赫。

诗眼无处不风景。以诗意的眼光去观赏世界,那便有蜂拥的美丽。五岳有其巍峨雄峻,山包有其玲珑苍翠,大海有其汹涌澎湃,小河有其清澈迤逦,云朵有其缤纷多姿,星空有其悠幽深邃,无不是空灵脱俗之风景,突现着深沉的内涵,也张扬着丰富的个性,并迸发着永恒的魅力。从这个意义上说,风景就在我们身边,风景就在我们脚下,风景就在我们心中。我们不必长途跋涉也可获得美的享受,我们无需颠簸劳顿便可领略美景。

我童年时生活在故乡的洛河边,那只是一条几丈宽的河流。那河边有绵延蔽日的柳村园,那河中有飘动的小船和成群的水鸟,那河汊里有着田田的莲荷。年幼时我觉得那洛河很美,但在我渐渐长大时又觉得太平常了,因为我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开始向往黄河之涛、长江之浪、西湖之波……而那些“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诗句,那些“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诗句,那些“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诗句,或许就是这种向往的缘故吧。然而,当我在外面跌打滚爬了20多年之后,我又特别想念故乡的洛河,想那清靖碧波中拂摇的水草,想那水草中游动的小鱼,想那岸边杵衣的村姑,想那柳荫下老黄牛那一串“哞哞”的叫声……它给了我多少温润的慰藉、多少绵绵的怀恋啊。因而,我时常会让心灵之翼穿过漫漫的时空,去神游于故乡的丘壑山川、小桥流水,也会于梦中仰望故乡的蓝天白云鹰翅鸟影。那是我心中永不消逝的诗意的风景,演示者我生命的感动、审美的愉悦。

柳宗元吟之:“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刘禹锡唱之:“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白居易诵之:“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孟浩然画之:“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风景是自然风物与心灵志趣的融合,折射着人生审美的态度和向往。“自古逢秋多寂寥”,自然是满眼的苦风凄雨。“我言秋日胜春朝”则是霜叶漫涧红胜火的热烈。在一个没有生活志趣的人看来,那却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泱泱景观。眼中风景,映射着超越现实的自由之境,也展示着热爱生活的美好真诚与脱俗。

诗眼无处不风景,当是人生俊逸脱俗的境界。此番人生之中,即使荒郊野地,也能看到别一番枝繁叶茂中昂然的野趣;即使一块山石之中,也能领悟到天地的灵性迪人的哲理;即使一片天上的云朵,那也是野马奔腾的壮观,嫦娥奔月的故事;即使一颗苍老的松树,也能看到它啸风映月的怡然、立霜傲雪的逍遥……

诗眼无处不风景,当是美好的人生,当是博大缤纷的人生。
标签: 诗人 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