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幽幽的爬山虎

幽星人
幽星人 2019-11-01 22:01
来源:爱提网
那片幽幽的爬山虎

作者:河南一考生

小时候,父母都心高气傲,一心想干一番大事业。因此,刚一出生,我便被父母放在了外婆家。我是由外婆用炼乳夹杂着汤汤水水的小米粥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的。

外婆说我小时候很乖,一个人没事的时候总爱搬个小凳子坐在房前的老槐树下,安安静静地像小大人似的,也不知都想些什么……当然,这些我是不记得的,只记得六岁那年的春天外婆拉着我的手,在向阳的那间老屋的墙下种了几粒爬山虎的种子,等到九月份我入小学时,那些爬山虎已长得很繁茂了,望过去,是一片幽幽的碧绿。

后来我考入初中、高中,记忆中最深刻的总是那片幽幽的爬山虎。外婆说爬山虎是有脚的,它的脚紧紧地依附在墙上,盛夏季节可能被烫得焦黄,但是它们依然不停地向前。外婆说我也应该像这爬山虎,在逆境中拼搏,在逆境中奋斗……

光阴荏苒,转眼间我已读到高三了,繁重的课业量压得我喘不过气,整个寒假我都泡在书堆里没离开房屋半步,我深深地明白,这是一个加倍忙碌的季节,付出意味着更大的收获。房前的爬山虎也如我一样沉默,渴求着沉默后的鲜花与掌声。

突然有一天,遥远的地方飞回一封家书,是我母亲从上海寄来的,说是在上海给我办了户口,考大学时就在那儿考……信上的字一个个都是真切的,可对于我,“父亲”、“母亲”这字眼是何等地陌生!在我最需要父爱母爱的孩提时代,他们剥夺了我在父母怀中撒娇的权利;我无意责怪我的父母,是他们赐我以生命,但是他们将我寄托给外婆,让我在十几年的生活中饱尝各种酸甜苦辣,真不知是一种不负责任还是有意对我进行的磨练。但我深知,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做女儿的没有理由怪他们。

看着外婆花白的头发,才发觉自己已经长大,该是自己作出选择的时刻了。然而我没有理由离开外婆投身于繁华的都市,尽管那儿霓虹灯在闪烁,尽管那儿高考录取的分数相对于内地很低,但我已经习惯了拼搏,余秋雨先生也说“安适的山寨很容易滞留人生”。面对这个飞速发展的世界,没有人能说得清变化的激情与思考的冷静谁更重要,然而中国在发展,我也不会做温室里的幼苗,我应该是屋外的一株爬山虎,坦然地接受风的打击,雨的洗礼!

抬起头,外婆正对着我笑。

【简评】:
本文托物寓意,有事、有情、有景、有人,浑融有味,含蓄蕴藉。

初看题目“那片幽幽的爬山虎”,似与今年的高考作文话题“心灵的选择”风马牛不相及,但读完全文,觉得题目新,而且内容好,构思巧,切合题意。作者将自己的生活境遇,自己的成长过程,自己的人生追求,自己的理想境界,自己的拼搏奋斗,自己的爱恋执著、心灵抉择等等都融入了那“幽幽的爬山虎”中,那“繁茂”的不仅仅是爬山虎,那“一片幽幽的碧绿”也不仅仅能唤起人们对爬山虎蓊郁葱茏的联想,那里面似乎有“我”在外婆的呵护下虽然艰难,但却顽强成长的人生况味,有“我”对外婆的浓浓亲情。因此,全文虽然没有浓墨重彩,着意刻画爬山虎的外在特征,而是结合着“我”的学习历程、心灵变化,淡墨素彩,遗貌取神,抓住爬山虎的内在精神特点,三言两语,简笔点染,看似写爬山虎,实则写人的精神气质,人物的精神追求与爬山虎的精神气韵完全融合在一起了。作者用自然流畅的语言,遴选契合自己心灵特点的爬山虎意象,用包蘸感情的笔触,创造出了一个思想深邃,韵味悠远的境界,耐人咀嚼,令人回味。

本文的语言质朴天然,铅华尽脱,毫无矫揉造作之态,而有村姑戴野花的自然之美。它款款而起,如叙家常,娓娓道来,渐入佳境,而情意缱绻,启人心扉,这种语言恰如清泉出谷,芙蓉出水,清新雅洁,自会产生一股撩拨人心的艺术魅力。

(许兆真)
标签: 心灵的选择